当前位置:  首页>> 社会服务 >

厚积薄发的丰宁

作者:郭淑祯 来源:本站 时间:2019-06-24
 

    在全民扶贫攻坚的时候,我们山东省民建一行五人在于永晖副主委的带领下赴河北丰宁考察调研,为民建中央的帮扶丰宁工作添柴火。于主委业余研究中医,梦想退休后成为一名“地球村赤脚医生”。出发前,于主委像中医一样,研究了丰宁的历史沿革地理环境风土人情。然后在山东众多的企业家中选择了山东星火吉民生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郭淑祯山东丰之坊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葛新山东卧龙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黄翔组成考察团,旨在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做诊断,开出“如何激发丰宁的内生动力、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良方。

                  01 /出发前的心态

    我是那个吉民生互联网+农业及生活服务共享平台的执行总裁郭淑祯,信奉“勤劳致富”。丰宁满族自治县,应该是一个水草肥美的地方,怎么会是贫困县呢?是不是像历史书上讲的那些游手好闲的“八旗子弟”,因为“懒”而造成的呢?但无论怎么想的,我们还是带着一片诚意给贫困县父老乡亲送温暖来了。

    我是18号下午从烟台到济南,19号的早上和大家汇合,9.00乘高铁到北京南,转乘汽车,中午在路边店吃了一碗老马家拉面,马不停蹄的赶到丰宁已经是下午。

 

                     02/丰宁第一印象

      丰宁是个好地方,近看,两边是山,典型的“两山夹一川”(一泻千里的高速路权当是意义上的“川”);远看三面环山,就像一把太师椅,丰宁就是坐在太师椅上的青春少年,尽管年轻,但不失威严。

    一路上,看着两边满目清翠的山川,没有大树,但植被很好;虽是游牧民族,但却看不到牛羊;下车后映入眼帘的是整齐有致的丰宁县城,楼盖的简朴,但也透着现代文明的气势;迎接我们的“干部”精神抖擞,穿着朴素但透着干练,不像是为官不作为的“官油子”。一切的一切,让我怎么也找不到印象中的“贫困县”的感觉。

    接待我们的是民建中央在丰宁挂职的万县长,长着一娃娃脸,脸上始终挂着笑,但言谈举止不失威严;统战部长盛部长,身材高大,长着一国字脸,他的随和、他的严谨,仿佛水到渠成那样然有序;统战部张部长,一个诙谐有度的人,让我感觉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没有什么“贫富差距”。

     晚饭在县政府食堂里吃,吃的是丰宁自己土地上的菜饭。作陪的是杨县长,三句两句话 ,我发现杨县长是一个作风干练、思路清晰的李云龙式的干部,难怪他的兵就像心中着了火一样的有激情,原来他们有个风风火火的好班长!我纳闷,丰宁有这样的人做县长,有这样的好干部,怎么会是贫困县?

    吃了晚饭,盛部长说,大家休息吧,明天早上7.50来接大家,我们到“坝上”去。

                     03/坝上会诊

     20日早上,当我们提前10分钟下到一楼,万县长和盛部长早已等候在楼下。

     丰宁和内蒙高原接壤,地理风貌分坝下(平原)、接坝(坝上坝下结合部)、坝上(高原)。草草的吃了早餐,我们直奔“坝上”。高速路车很少,隧道很多,最长的4.5公里,一路的上坡,越走两边山上的草越少,说明这些地区的干旱是由来已久的。路上见不到牛羊,但看到了“退牧还草,严禁砍伐”的牌子。蒙古包几乎看不到,映入眼帘的是红瓦蓝墙的村庄。这是国家政府给游牧者盖的房子。退牧还草,是禁止游牧,提倡圈养。每家每户的院子都很大,都是两进院子,这是给每个退游牧者留出了“圈养”的空间。

     转眼 我们来到了一个“平原”。远望,四面环山,山上有草,但没有牛羊,更没有蒙古包,感觉足下的“平原”像是盆底儿;抬头望,毕生从未见过的蓝天白云,太阳就在头顶上,直接照着,一会儿我就看到漂亮的葛总脸上晒得红红的!这就是海拔1400米的坝上。

     盛部长、万县长领我们参观了农产品加工车间,领我们实地考察种植结构。地里长的是土豆,看到有人趴在地上,介绍说,这是在给胡萝卜拔草。在别的地方,过去除草都是用锄,最多也是蹲着拔草,现在都是打除草剂。但丰宁不打除草剂,所以才如此劳作。这样每亩地至少要耗费人工费1500元。

     于主委是个实干家,非要下车到地里看看。土很喧,省民建参政议政郭部长的鞋走了两步就灌满了土,可我们的于主委和盛部长还是顶着大太阳往大田深处走,一直走到老乡趴着的地方。

    我们这些没有进地的人在外边听农业农村局于高级农艺师讲解坝上的种植情况。于农艺师是个窈窕淑女型的女同志,农学院毕业,开始我怎么也不能把她和农艺师划等号。但她介绍情况时才发现,她对农业知识的了解绝对不只是停留在书本上。她介绍说,这里从每年的“五一”开始种植,“十一”要收获完毕。种出来的土豆、胡萝卜等正好是季节差异产品。种地的人收获了一季,再到“坝下”种另一季,又赶上了“季节差异”,这就使得丰宁的农产品卖的“很贵”。但卖的很贵的原因还有一个理由,是这里土壤肥沃,大多不使化肥,不使除草剂,采用人工劳作,好多产品都获得了有机认证。

    以往我的观点,在中国做有机产品多是噱头,可是,我在丰宁看到的一切,让我改变了观点。丰宁水好,是北京、天津的水源地;丰宁的环境保护的好,没有工业,没有散养牛羊等牲畜,没有污染源;丰宁的空气好,蓝天白云,昼夜温差大,是天然氧吧。这里的农产品好吃,干净,绿色无公害。加上这里的农产品全靠天吃饭,产量很低。所以,卖的很贵完全应该。如果你了解了这里的一切,卖的再贵也要吃!毕竟现在人们已经认识到了食品安全的重要性,也已经不只是要求“果腹”的年代。

    于农艺师说,这片土地适合育种,因为好种子都是在海拔一千米以上培育的,我们的育种专家黄总立即凑上前,说可以來育种,于是一问一答,我们只有听的份儿。

    太阳依然当头照,于主委和盛部长终于回来了。车子继续前行,转眼到了蘑菇养殖场。这里有50个平菇大棚,外边有一排木耳养殖场。棚主人介绍说,承包这里的土地便宜,400一亩,为了连成片,他租的450元一亩。大棚里的蘑菇一个菌棒能纯赚1元钱,每个棚3万棒,算下来一个季节要纯赚150万。他说不愁卖,主要发往北京、天津、承德。

    这里的人如此辛勤的劳动,不懒啊, 这里怎么能是贫困县?内地好地方的农村也没有这个风水宝地,也没有这个收入啊。我百思不得其解。

    带着疑问继续走,眼看中午12点了,我们来到了坝上唯一的一个吃饭的地方,简单的吃了饭,开始下午的行程。

                      04/坝下参观

    下午第一站来到黄旗镇二道桥村,进村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规模养牛场,可以达到存栏1000头,但目前是300头。这个二道桥村从村头上看村貌有点乱,我想,这就是贫困村吧。午后的二道桥村显得有些热闹。驻村干部三个,村长给我们介绍了村里的情况,我们山东民建省委捐赠的“爱心超市”举行了交接仪式。爱心超市主题,是将抽象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有机结合起来,让朴素的村民看得见摸得着什么是精神文明。具体方法是:买了一些生活日用品,每个物品根据价格标上积分,村民们做好事、尊老爱幼等精神文明行为经过评审小组评审打分,每个季度每个村民按自己的得分来换取相应的物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一起抓,我们的杂粮专家葛总说,这个爱心超市模式可以全国推广,回去我就带到我嫂子的村,她是村委书记!好的东西谁都喜欢,通过扶贫,也能进一步达到文化的交流,民族的融合。

    下一站,来到我们民建中央帮扶的黄旗镇“乐国窝铺村”。村子想不到的干净整洁,于主委刚踏进村委,就提出要深入农户家中看看。村干部领我们随势进入了一家开着大门的人家,家里收拾的整洁有序。于主委看了厨房、卧室,很是感慨,说人家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有的人家常年不叠被,不像过日子等等……

    是啊,过日子需要精气神,而这个精气神就是生活的灵魂,什么时候也不能丢了灵魂!沿街凡是开门的,我们都进去走一圈,家家都渗透着精气神,最后走到距今已有300多年的一处老房子,介绍说是满族贵族。进到房间内,精神矍铄的房主人客气而得体的迎接我们。年龄大到我们都不忍心问她的年龄。一会儿,葛总拿过来一个写有“河北师范大学”的白色脸盆,更加佐证了“贵族”的与时俱进。临走时,老太太出来送客,于主委回头照了一张照片,老太太淡定的挥手,一付满清格格的做派。这副精气神,是承前继后的文化灵魂。

     我问,这叫贫困村?这叫贫困县?郭部长问我,郭总,你心目中的贫困县是什么样的?郭部长年龄不大但阅历丰富,她的工作安排及和地方对接的一丝不苟,这让我这个自称是最好秘书的人自愧不如。她的反问,让我这个外号“满腹经纶”的人一时语塞。是啊,什么是贫困?

     来不及想,我们又到了“黄旗皇”有机杂粮初加工公司,老板也是女的,她给我们介绍了丰宁的五谷杂粮种植结构及过程,津津乐道的诉说着丰宁有机杂粮的故事。

    看着、听着、想着,又到了我们民建会员,丰宁县电子商务协会会长王明远的副食品加工厂。王总一看就是企业家,他憨厚中透着焦虑。他说他带领2000多户农户种养殖脱贫致富,最着急的就是销路。

    是啊,扶贫也罢,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也罢,首要的是把农村、农民生产的产品卖出去,可现在的政策不支持,生产出再多的好东西变不了现,更不要说变成生产力了。我们的葛总针对王总尚未完工的加工厂真诚的提出了好多建议。

    一天300多公里的奔波,7个村和企业的走访,只能在车上喝口水,但我们没有一个喊累的。明天就要离开丰宁了,晚上我们趁着晚饭进一步了解情况,试图拿出初步的解决方案。

    我继续我的疑问,这个风景秀丽的得天独厚的丰宁,山好、水好、人更好,精气神不减当年的成吉思汗,怎么能和贫困县挂起来呢?

    杨县长说,不是我们无能,而是这里是北京、天津的水源地,不允许我们发展除了高新技术以外的其他工业,但种种原因决定丰宁交通不发达,基础设施历史欠账多,产业聚集效果不明显,高科技企业很难引进来;这里降水量少,农业水利配套设施不完善,大部分农田靠天吃饭,过去有塞北的雪,现如今很少能看到雪了;原本我们这里是游牧民族,为了保护京津水源地,现在变游牧为舍饲圈养,但圈养成本提高很多;缺少工业企业和纳税大企业,财政收入少,所以,我们需要比富裕县干部付出更多,但结果仍然不尽人意。我们这些干部和其他县干部一样,都有着一个脑袋两只手,两条腿,我们也不愿意戴着一顶贫困县的帽子啊。

    是啊,在我们山东老家,家里穷是不敢说出来的,因为这样家里有儿子娶不到媳妇,有女儿嫁不出去。更何况杨县长他们都是争强好胜的共产党员,谁愿意和“贫困”挂上勾呢?

    说这些时,这个李云龙式的杨县长赶忙低下头,我猜想,他不愿意让我们看到他的委屈,他想给我们、也给他们的团队成员留下一个斗志昂扬的形象。

    我终于明白,这里的“贫困县”不是真的贫困,而是因为种种原因为别人牺牲了自己的能动性,他们憋着劲,左冲右突,拿着比别人少的收入,却做着尽职尽责的事情,但他们仍然不服输,想着如何甩掉“贫困”的帽子。这是一种怎样的胸怀?这是一种怎样的担当精神?这种感天动地的不忘初心的付出,让我愤愤不平,也让我深深感动。

    最着急的是那个民建会员、电子商务协会会长王明远,他着急的对我说:吃了饭我请你吃烧烤,您好好教教我如何做电子商务!他连连说,我是外行,我无能。他的糟践自己的恳求让我心软,可由于我没有准备好,所以告诉他明天早上吧,明天早上我们利用吃饭的一个多小时一起切磋解决方案。于是杨县长决定,明天早上商务局局长、农业局长一起来陪我们吃早餐,以便探讨解决方案。

    可我刚回到宿舍不到20分钟,王明远就来了电话,再次问我能否出来。但我还是忍痛婉拒了,因为我也没有捋出思路来。

            05/大家都在为丰宁的发展出谋划策

     21号早上,我照例不到五点起床,发信息,我的电话响了,是王明远的。我问他在哪,他说在宾馆一楼大厅。我感动的立即下楼,发誓要把自己的真经传授给丰宁,要把吉民生共享平台的核心技术及业务分享给丰宁县。

    吉民生共享平台的业务有三大块,一块是让入住商家用自制的环保酵素种养殖出安全无公害的农副产品。方法我们免费教授,农户利用自家作物秸秆、蔬菜叶子,不能销售的烂水果、牲畜粪便等制作酵素肥料,节省了买肥料的资金,降低了生产成本,生产出安全无公害有机的农副产品,让消费者解决舌尖上的安全问题。吉民生准备免费为丰宁种养殖合作社增加一个“酵素种养殖”产品品种,让农民增收。

    吉民生的第二块业务,就是增加消费者。吉民生线下系统“互联网+实体经济”的O2O营销模式,让线下引流到线上消费,解决了农产品的不耐储运性,也解决了运输过程中的成本增加和为了保鲜而产生的不安全性,让消费者消费到产地直发的安全农副产品,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知道“买安全农副产品就上吉民生商城”;吉民生为用酵素的入住商家挂“集团消费定点采购企业”牌子;为采购用酵素生产的农产品为原料的深加工企业挂牌“集团消费定点采购企业”。同时组织机关事业单位食堂观看种养殖深加工过程,让他们的食堂来采购安全优质农副产品,让北京的老干部来旅游消费,为农民提供多重渠道销售产品。丰宁这个得天独厚的首都后花园,无论从观光旅游消费还是菜篮子工程来说,发展前景都很广阔。

    吉民生第三块业务就是为创业就业者提供创业平台。这也是吉民生的“互联网+实体经济”的O2O融合互动营销模式的主体。其具体为:每个县级区域一个服务中心,负责带领社区雷锋(上中下游参与者业务员)和服务站、社区服务店把当地的土特产和生活服务项目引荐到吉民生共享平台销售,把消费者引荐到吉民生共享平台消费。让大学生、退役军人、剩余劳动力全民做社区雷锋参与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用多种形式吸引他们不再把外出打工做为主要出路。

    我和王总谈的正起劲,开始集合吃饭。饭桌上,商务局王局长说了几句实话,但他抬头看了一眼“李云龙”,不再说什么;刚从商务局长调到农业局当局长的刘局长,很内敛,但举手投足透着真诚!于主委就山东民建考察团这两天的实地调查,提出三个解决方案:

    第一,免费帮助农户提供酵素种养殖技术,降低成本,生产出安全优质高品质农副产品,并努力通过吉民生共享平台线上线下融合互动帮助销售农副产品;

    第二,种子大王黄总做制种实验,多条途径增加农民收益;

    第三,线下销售和加工五谷杂粮大王葛总努力帮助他们指导销售和深加工。

    双方建立长期合作关系,互信往来,共同为丰宁的脱困致富、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磋商,协同发展。

    离开丰宁,感慨万千,于主委说出了他来这里两个早上散步的发现:丰宁晨练的都是年轻人,并且是20左右的年轻人!而全国其他地方晨练的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在家里睡觉,理由是年轻人觉多。少年强则国强!丰宁的少年从我做起、发奋图强的精神让我震撼!丰宁人从上到下励精图治的精神和付出让我折服。我立即决定写篇随记,把这两天的感想记录下来,题目就叫“厚积薄发的丰宁”。

    于是,大家顾不得述说这两天的劳累,一路上讨论如何让丰宁摆脱困境。

    子曰,第一个好办法,建议把丰宁划给北京市。这样,丰宁就成了北京的菜篮子,后花园。那么,北京的财政支出稍加倾斜,建立起长期的稳定的生态补偿机制,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加快生态环境修复速度,一下子就解决了丰宁的困境。

    是啊,如果我是国务院总理,我就把丰宁划给北京市。自家的后花园岂有不关爱之理。何须国家劳心伤肺惦记着!

    第二个办法就是改变丰宁的种植结构,要么在坝上育种,卖土豆种,增加产品附加值;要么改种红薯。因为红薯产量高,管理成本低,产品价格高。生的熟的都可以销售。

    第三,发展旅游业,上一些蒙古包,让全国各地的游客闲暇之余来丰宁住在蒙古包里,体验一下“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没牛羊”的现代游牧民族的风情。打出丰宁的旅游特色来。

    一路上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种红薯,大家查资料,计算红薯的生长期和坝上的无霜期时间;讨论旅游,大家查蒙古包价格,计算旅游成本和消费者满意度。三个多小时的路程,眨眼到了北京南站。大家各奔东西,但个个心系丰宁,仿佛丰宁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由于其他业务,我暂住北京。刚到宾馆,我打电话给盛部长落实种红薯情况,让我感动的是,直到22号晚上9点多,盛部长还给我来电话,探讨种红薯的事情,询问有什么良策让农民增收,希望有机会到山东来学习……。要知道,22号是周六。通常其他人是要周末休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