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雅趣 >

母亲·石磨

作者:丁明友 来源:本站 时间:2018-11-15
 

十年代末,我出生在鲁南地区的一个偏远农村,家里有四口人,父亲、母亲、我和妹妹父亲常年外干建筑,我和妹妹幼小,家里的农活便落在了母亲一个人身上,包括拉车、推磨这样沉的活那个年代的农村生活条件较为艰苦,一家四口人的吃饭是大问题,全母亲操持。沂蒙山区的主食是煎饼,煎饼就要推石磨磨糊子。

3岁那年,母亲用平板车拉着我去赶集,回来时车上多了一个沉重的大物件——石磨。家里自从有了石磨,记忆中,清晨和妹妹常被“轰隆,轰隆”的推磨声啯醒。母亲双手握紧放在胸前的磨棍,曲背弓腰地围着磨道迈着沉重的步子,深一脚、浅一脚,步履维艰。透过窗棂,母亲推磨的情形,定格在了我的记忆中。母亲总在天不亮时就开始推磨,当东方的天空开始露出鱼肚白时,磨推完了母亲又开始忙着收拾糊,准备烙煎饼。母亲就这样为一家人的吃喝不知疲倦的劳作着,她的手掌和脚板下也就这样常年累月的推出了厚厚的那些年,不知道母亲推了多少磨,圈复一圈,年复一年在石磨的周围,母亲走出了一圈光滑的磨道。这磨道是那么地浑厚,那么的坚实。

6岁那年,上小学的我开始帮着母亲一起推磨母亲在前我在后,年幼的我抱着磨棍与石磨一同慢慢向前转动,一圈一圈……看着糊子在两扇叠放的磨盘间被缓慢地挤出来,一点,一点……,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总是祈祷着这挨累的推磨时光能过得快些,再快些小我三岁的妹妹,这时也能帮着母亲做些续柴烧火的活儿,她有时会不小心被火星烫伤了小手。每当妹妹被烫伤哭鼻子,我也累得不想再推的时候,母亲总心疼地告诉我们: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吃了“国库粮”,就能离开磨台、鏊窝,不用推磨、烧火了。

不推磨时,我和妹妹常趴在石磨上写作业。那时家里没有写字桌,石磨就成了我们的写字桌。写完作业,我们便在石磨上玩扑克、抓小石子,这时的石磨又成了我们玩耍的小天地。

小学毕业后,我和妹妹都去外地上中学。推磨的活又落到了母亲一个人身上。那时村里开始了有了电磨,但母亲并没并不看好电磨,依旧曲背弓腰地着笨重的石磨,她说电磨磨出的糊子烙的煎饼不香其实我和妹妹都知道,真正的原因是母亲为了省出磨糊子的几毛钱,好留给我们兄妹俩当一周的在校生活费

每周,母亲都敞篷的三轮车,跑40里路到县城中学把刚出鏊子石磨煎饼和刚出锅的两大瓶儿炒咸菜,送到我们手中,这是我们一周的饭菜现在回想起来,那带着母亲体温的煎饼卷咸菜是那么的香,那么的香……

由于长期繁重的体力劳作,母亲得了腰间盘突。直到腰疼的再也无法推动磨盘时,母亲才算彻底地从石磨旁解放出来。

后来,我大学毕业在市里参加了工作,妹妹研究生毕业考进了市直机关公务员。生活条件了,我们在市区给父母买了套房子,把父母接在身边居住母亲给我照看着孩子,一家三代朝夕相伴,其乐融融

离开老家久了,母亲时常会想老家,想起她的石磨有一次,讲起了一段我们不知道往事:整整一年,母亲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地编织了400多个琅琊草拿到供销社卖了钱,买回来了她惦念许久石磨,这才有了我们记忆中石磨的故事……

母亲的言语中充满着对石磨眷恋,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是石磨磨出的糊糊,解决了一家人的温饱,养育两个孩子长大母亲的言语中又饱含着对时代的感叹,那有石磨陪伴的艰苦岁月一去不复返了,现在老百姓的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随着时代的变迁,机械化替代了人力劳作,古老的石磨也退出了历史舞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今,只有在民俗馆景区才可见到它的样子,它已经成为人们留住时光记忆的物件,或成为人们铺路的垫脚石。石磨的消失,标志着人力农耕时代的结束,标志着电气自动化时代和富裕美好幸福时代的到来母亲石磨也被弃置在了院子的一个角落,成了我们小时候那个年代的记忆符号现在回忆起有石磨相伴那段艰苦岁月和快乐童年,心里仍泛起阵阵酸涩和丝丝温暖。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改革开放40年沧桑巨变回首数十年前,今非昔比,感慨万千。现如今,中国已进入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新时代,让每一个中国人过上美好的生活。

石磨累了静静地坐那里,如同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见证着小家的兴衰和大国家的发展。母亲老了,青丝变为白发,为了家庭为了孩子,她与石磨一样默默地贡献了全部的青春和能量。我的母亲是沂蒙山区的一位普普通通的母亲,但正是像我母亲一样的千千万万个母亲,用勤劳的双手推动着时代前进的磨盘,创造了今天的美好生活和明天的灿烂梦想。

(作者系民建临沂市委直属三支部会员,临沂夏明供应链管理公司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