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雅趣 >

平凡的世界

作者:孙晓 来源:本站 时间:2019-06-04
 

1978年5月真理标准大讨论,时间滑过40年而从文革后恢复高考至今,时间轨迹恰好与改革开放40年基本重合虽然近年来社会对高考的质疑和反思声从间断,但不可否认的是:高考,这个相对公平的考试制度无数寒门学子提供了改变命运的机会,促进了社会阶层的流动,深远影响着整个中国社会的走向。回顾自己的高中时代,应试教育比现在盛行,物质条件比现在匮乏,个人出路比现在狭窄,课外辅导班极少,新闻没有过多的关注和渲染,考生和家长也没有太多的紧张情绪。我的高考实在乏善可陈高三一年基本没怎么下功夫甚至考前个月才开始过了一遍所有科目的课本例题和公式,吃着前两年的老底儿,考试前只是留意了一下考试那几天的天气预报,正式考试往常一样,自己骑着自行车就那么气定神闲去做了两天题。即便如此然会身边一些与高考有关的人和事儿深深感动,比如我今天准备通篇讲述的Y姐。

Y姐姐是我刚参加工作时因工作业务往来而结识的朋友,是一个先天双脚畸形呈平行角度内八,来自农村家庭的残疾人。Y姐童年时期做过矫正手术,但受当时医疗设备和医疗技术的限制,几乎没有效果。因为身体和手术原因,Y在小学期间辍学好几年,后来不顾家里人反对,坚持和身体健康的孩子在相同的学校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Y姐初中毕业时,中考成绩很不错,但是她家里人说,你是个女孩子身体又有缺陷,继续念书不切实际,不如早早踏入社会找个事儿做,嫁个不嫌弃你的残疾人去生儿育女吧。Y姐对进入大学的象牙塔非常向往,所以她又一次不顾家人反对,坚持念完了高中。因为双脚不便,Y走路从来没法直起上身,骑自行车连车座子都够不着,十分费力。高中学校离家很远,整整三年间每个月她都要艰难地蹬着自行车,花一个小时从镇上回村里家中带足了咸菜和煎饼,再花一个小时蹬回学校。但是Y姐从来不自怨自艾,性格开朗纯真深受老师同学们的喜爱,成绩在班级里也比较优异。Y姐曾经一脸自豪地跟我说:“我这种样子,如果不自己寻找阳光,就会很容易坠入自卑和幽怨的深渊。我很感激我的老师和同学都对我很好,她们说我是天使。

后来Y姐如愿考进了一所高等全日制大学,念了她喜欢的英语专业,还通过了专业八级证书。当然这并不是结局。Y姐毕业后留在当地做了两年翻译,专业能力不输任何人,但还是受到了各种歧视对待。后来老家某机关单位招考专职干事,Y姐过五关斩六将,因为成绩排在前列,所以选择留在了市区,于是也就为我俩日后因工作结识种下了因缘Y姐第一次来我们局办业务的时候,我都尽量不去看她,生怕对方万一敏感地解读出一些没有的意味。后来我发现她的开朗和阳光可以感染每一个和她打交道的人,我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又因为我俩比较投缘,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当然这也不是结局,歧视无处不在,即使是Y姐单位,身体有缺陷的人招进来也是没有编制的岗位,工资待遇很低,不管你是不是曾经和健康的孩子受到过同等教育。有一次Y姐很不开心,因为她的领导说你们这样的人能有个这样的工作能吃上饭,应该知道感恩……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Y姐的愤怒。

    2012年,我来省城工作的第一个国庆长假,Y姐来济找我玩,我陪着Y姐四处游逛。景区游人如织,隔三五步就能看到被随手扔掉的垃圾Y姐兴奋地观赏着美景,但因为双脚问题,我们很慢,边走边歇息就这样,Y姐还不忘时不时地俯身捡拾矿泉水瓶子塞进附近的垃圾桶里,完全不理会旁边部分路人的异样眼神。我第一次觉得善良是如此刺眼,以致我的喉头有些发紧,我拉起她,故意提高音量地数落:“别捡了乱扔垃圾这么没素质,谁扔的让他们自己捡!” Y姐笑眯眯的满不在乎地说“哎呀没事儿都是顺手”后来我们去逛商场,在一个箱包店,Y姐很专心地在看各种包包,店里两个妆容精致的导购员眼睛一直在她身上扫来扫去,还时不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我除了用眼神回敬几下然后若无其事地拉着Y姐离开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当然从那以后,我就再没有去买过她家这个牌子的包包。

2014年,已经三十大几的Y姐,揣着好不容易攒出来的几万块钱,毅然决然在老家市人民医院接受了她人生中第二次双脚正畸手术。所有的人,连医院专家,都给出了不乐观的预测:年纪偏大骨头早就定型,手术成功的概率不到一半,不成功极有可能加重残疾,以后连路都走不了,即使成功,术后也很痛苦,至少需要两年才能恢复正常机能,期间的康复训练不是一般人能够坚持得下去的。但是Y还是一如既往地再次向命运展示了她的倔强和坚韧。那年国庆节放假,我回老家,专门去医院探望了术后的她。两个脚掌,两只小腿,打满了贯穿骨头的钢钉,护士一天几次来拧螺丝,没法打麻药,经常疼得她生不如死。她妈妈在一旁陪床,一直埋怨她花钱找罪受,说着话眼里全是心疼的泪水。但是在我面前,Y姐依然笑容温暖,还不忘安慰自己的母亲一切都会好的。如此这般硬是挺过了好几个月,终于拆下了钢箍,回家修养,开始了漫长的康复训练。令人欣慰的是,Y姐住院期间认识了一个一直关心她、细心照顾她的人,身体健康,虽然学历不高,但有个一技之长,为人善良。2016年,Y姐的双脚完全康复,手术效果很好,基本正常人一样行走跑跳,而且以36岁高龄产下了一个健康的宝宝。一家三口过着不富裕但是平淡幸福的生活。

可能很多人会失望,感觉Y姐的结局太过于普通。现实的生活不是童话,总有很多我们纵使再努力也无法左右的缺憾,现实太强大,我们太渺小,一不留神就会被倾轧到灰飞烟灭。有些人,出生就在罗马,而另一部分人,能过上正常的生活就已经拼尽全力了。我从来不相信那些靠着吹通稿或者卖人设而塑造出来的人生赢家传奇故事。平凡世界中英雄反而给我更多感动,Y姐是我非常非常非常敬佩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没有之一。世界以痛吻我,我仍报之以歌。就像我阳台上那盆我不喜欢养绿植,也没兴趣去了解相关的常识,当初从路边摊把它端回家只是单纯觉得阳台总要摆盆植物吧,在我眼里甚至它都不算一盆花。平时就那么把它冷落在角落里想起来的时候我才浇点水,更别说定期更换泥土和补充营养。虽然摊上我这么不负责任又不友好的主,但它还是那么自顾自地在阳台上活了好几年,直到今年冬天眼瞅着叶子愈发稀疏和枯黄红掌也掉光了,我正准备哪天把它垃圾一起扔出去。忽然某个周末的午后,我在阳台晾衣服,不经意间,瞥到了很小很小的红色尖尖角,毫不起眼而又倔强地吸收着温暖的阳光而在另一边,一粒翠绿的新芽也不知什么时候已从满是枯叶的枝丫上萌发了出来。铁石心肠的我,也被这普通不能再普通的红掌打动了,趴在花盆上注视了许久,热泪盈眶。          

其实每一个平凡而又努力着的普通人,能够感动自己的拼搏岁月何止一个高考,我们需要感谢的是那个永远在路上不服输、不认命的自己,虽然付出的汗水和走过的艰辛未必真的有回报,但总能让我们对自己的人生多几分掌控,面对被推倒、被颠覆的人生,我们总有重头再来的勇气和希望。

 

作者系民建山东省委办公室一级主任科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