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雅趣 >

难忘云南之行

作者:安辉 来源:本站 时间:2019-06-04
 

云南归来,总想写点什么,但懒散病犯了,各种借口之下,终未动笔。大半年之后,挤在早高峰的公交车上昏昏欲睡,不知何处飘来动人的歌曲:“我会唱的调子,像山林一样多,就是没有离别的歌......这是云南拉祜族的民歌,这优美的旋律忽的推开记忆闸门,一幅幅清澈画卷铺开来,收也收不住了。

梦幻玉溪

所谓玉溪,清流如玉,名字美的像梦境。梦境里,让人着迷的,不仅是秀水波光,更是那永恒的音乐。玉溪孕育了伟大的人民音乐家聂耳,聂耳纪念馆、聂耳大剧院、聂耳音乐广场,整座城市以聂耳为傲。瞻仰聂耳故居,走近音乐家的小时候,懂得了玉溪何以会有聂耳。这里是花灯之乡,这里是音乐的海洋。聂耳在襁褓之中就母亲哼唱花灯小调,稍大些又被乡邻木匠的笛声吸引,音乐的熏陶让他茁壮成长。何况彝族、哈尼族、傣族聚居的玉溪,天生具有歌舞的因子。篝火燃起来,乐曲响起来,舞步跳起来,忘记了世间破事,忘记了年龄性别,忘记了今夕何夕,只有纯粹的欢乐伴着纯粹的心灵。这一切,像极了聂耳音乐广场的意蕴:玉带河上,美妙的音符静静流淌。

抚仙湖,镶嵌在玉溪大地的一颗明珠。波浪翻滚,水天相接,那份辽阔,颇有海的神韵。当地有个远古传说:蓝宝石般的湖泊下藏着一座精绝古城,那是古滇国。我对此很感兴趣,查阅了些资料,从司马迁的《史记·西南夷列传》关于古滇国的片断记载,到近些年来出土的文物,都证明了在滇池、抚仙湖一带,古滇国真实存在过。只是这个几乎是突然之间出现在云南高原上的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从哪里发源,又为何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今仍然让历史学家们迷惑不解。面对楚楚动人的抚仙湖,遥想两千多年前,这里有男耕女织的生活,这里有渔歌唱晚的幸福。沧海桑田!

来到澄江县化石展馆,恐怕再俗的人也禁不住要思考“我是谁”的哲学命题。澄江化石地发现了5.3亿年前的动物化石群,成为“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完美例证。这些化石,或姿态奇特,或色彩斑斓,生物以柔弱的小虫为主,难以相信这就是地球生命的摇篮,渺小与伟大在此奇妙共存。化石馆最引人注目的,当属云南虫,专家认为它是所有脊椎动物的祖先,包括人类。我拍下这个看起来有些丑陋的云南虫,发给老公,告诉他这是人类祖先。他一脸懵圈的回复:“不是猴子吗,怎么成了虫子啦?”哈哈,好吧,连达尔文都在《物种起源》一书中坦承:“今后如果有人对我的理论提出挑战,那很可能来自对寒武纪动物突然大量出现的解释。”生命之谜无尽,探索也无止境。都说人生如戏,可生命缘起,比戏剧梦幻的多。

茶香普洱

一想到普洱,似乎满眼都是令人沉醉的青青茶园,满耳都是茶马古道的悠悠铃声,满嘴都是普洱茶的甘甜清香。

普洱,被称为生态绿洲。这绿,来自于满山茶树,来自于遍野茶园。漫步台地茶茶园,天空湛蓝,镜子般平整,几朵白云低低垂下,像柔软的棉花糖,真想伸手扯一片尝尝。一垄垄茶树苍翠欲滴,随着丘陵的高低起伏,茶园也有序的层层突起,迂回婉转,极目望去,都是优美的绿线条。突然联想到,为何中国山水画里有不可言传的意境,或许因为有些美景是无法说尽,也无法写尽的。

来普洱总得带些普洱茶回去,鉴于不了解茶叶行情,我们几个决定先“考察”市场。晚饭后,溜达着上街,满街都是茶叶店。随意进一家,老板异常热情,为了让我们更好地了解普洱茶,从低价位开始试喝,逐步升级,边喝边聊茶文化。不知不觉,竟然喝到十点半。临别,总觉得不能白喝茶,付些茶费吧。老板却坚决不收,喝几杯茶算什么。后来听当地朋友讲,普洱茶商,尤其是家有茶场的,特别好客,如果聊得来,他会拿出压箱底的好茶一起分享,喝高兴了,白送也是可能的。普洱人,普洱茶般隽永淳厚。

在那柯里茶马驿站,看到了向往已久的茶马古道。逼仄陡峭的山路,蜿蜒至山林深处。忍不住要到古道上走走,体会一下“山间铃响马帮来”的场景。可这石道好滑,爬满苔藓,且高低不平,没走几步,险些摔倒。我空手走尚且如此,千年前的马帮,驮着重物,翻山越岭,风餐露宿,该有多难!古树斜阳,跃马山川,只存在于诗里,现实远非那么美好。但路再险,也挡不住前进的脚步,一条古道,叙述一段峥嵘岁月。由此,茶马古道成为人文精神的超越之路。

西双版纳

西双版纳,总想在你前面加个美好的形容词,好让文章看起来齐整,可搜肠刮肚也找不到合心意的,索性作罢。或许,西双版纳本身就已是美的形容词,或者说是美的代名词,只是这美有千般姿态,见仁见智。

难忘勐景来,一个典型的傣族传统村寨。旁边山上云雾飘荡,小溪清澈流淌。走入村寨,难以言说的静谧,让人舒心。水田,鱼塘,古泉,千年菩提,形成独特风光。寨子里的傣族村民延续祖先流传下来的制陶、榨糖和酿酒等工艺,我在这里看到了久违的袅袅炊烟,村寨的生活,和谐自然。静看风景的时候,听到有人感慨:都说这里偏远、贫穷,可我宁愿在这里贫穷。那人的话有待商榷,但渴望良好生态环境的心是真诚的。有时,金山银山比不得绿水青山。

不得不说位于勐仑镇的热带植物园。勐仑,意指“一个柔软的地方”。走进植物园,真是触碰了内心的柔软。这是绿色的海洋,而绿,竟然有这么多层次。这是植物的王国,而植物,竟然如此千奇百种。百花园,如同绿色幕布上绽放的烟花,绚烂多姿。我是爱花的人,在这花的世界,闭上眼睛,打开身上的每个毛孔,呼吸温润,呼吸芬芳,美景醉人心。

“......我想说的话,像茶叶满山坡,就是不把离别说......”即将返程,有人哼起这首歌,就像歌里唱的,舍不得,实在舍不得。

云南,我在手机里存下了你干净的蓝,清新的绿,美丽的颜,偶尔与你对视,像欣赏一位温婉的美人。守护绿水青山,各地都在努力防治污染,愿我们每个人的家园,都早日洗净原本秀丽的脸庞,还自然以自然,一如那出水芙蓉。

 

  (作者系民建山东省委宣传部四级主任科员)